笔趣阁-起点小说网-免费小说 > 修真小说 > 西游之绝代凶蟾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节?造化泉
    此时面对情绪颇有些激动的无支祁,云翔便也只得好言相劝道:“无前辈,实不相瞒,晚辈也曾经在东海龙宫厮混过一些时日,据晚辈所知,只怕共工前辈肉身所化的三件宝物,如今并不在三处海眼之中啊。此事尚需寻找机缘,实在不宜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无支祁闻言一愣,奇道:“怎么会都丢了?”

    云翔实言相告道:“据晚辈所知,分浪定海戟和南海的那件法宝是最早丢失的,不知其踪迹。东海的法宝被称为定海神针铁,如今在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手中,而孙悟空已被西天本去佛祖压在五行山之下近四百年了,为的便是这件宝物。而东海的法宝被称作定海珠,眼下在西海龙宫三太子敖烈的手中,而敖烈如今被关押在天庭的天牢之中。以前辈和我的实力,若想夺得这些法宝,只怕是痴人说梦啊。”

    无支祁一听这话,顿时眉头紧皱,沉吟道:“齐天大圣孙悟空?竟然在他的手里?”

    云翔奇道:“莫非前辈认识他?”

    无支祁摇头道:“不认识,不过我倒是与他的结拜兄长覆海大圣蛟九龄有一面之缘,他曾邀我前往花果山入伙,但我看这家伙油嘴滑舌,不像什么好路数,便直接拒绝了。后来结识了哮天犬,也曾听他说起,似乎这孙悟空已经被二郎神抓住了,之后便没听过他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云翔点头道:“无论如何,如今他在五行山下,还有佛门高手看押,这定海神针是肯定无法取得的,其他两件,只怕难度也只大不小,所以,还请前辈莫要心急才是。”

    无支祁长叹一声,看了看一旁的江棘,只得无奈道: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云翔长舒了一口气,忽然又想起一事,便问道:“无前辈,不知共工前辈之前提起的那个造化泉在何处?可否指点一二?”

    无支祁皱眉苦思了半晌,方才道:“当年的造化泉,乃是海底的一处暗泉,我倒是知晓位置,不过如今几万年过去了,沧海桑田,地势变化极大,我却实在无法找到了,只能告诉你,这泉水的位置距离现在的西海应当不远,具体却是不知在何处了。”

    云翔一听这话,顿时大为失望,西海附近,这个范围实在是太大了,要想找一口泉水,根本无从找起啊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甘,便又问道:“那不知这造化泉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”

    无支祁道:“说起这造化泉,可实在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存在,任何外伤,只要用这泉水轻轻一擦,便能立刻痊愈,甚至于断手断脚的,只要用泉水多浸泡一会,不消多久也能重新生长出来。”

    云翔惊道:“天地间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泉水?”

    无支祁笑道:“那可不是?主上以前的大将相柳,有九个头颅,与人相斗的时候,时常会被人砍下几个头颅来,可他每次用不了多久便能重新长出头颅来,依靠的便是这造化泉之功。”

    云翔沉吟道:“这么说来,这造化泉水应该是极为珍贵才对,恐怕不是普通人有资格使用的吧?”

    无支祁道:“这是自然,那造化泉原本就是主上的一处宝地,上古水族中知道的也没有几个,若非我从小是跟着主上长大的,只怕也没资格知道呢。而且,我还知道一个秘密,这造化泉的神奇之处,还远不止如此。”

    云翔忙问道:“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无支祁笑道:“我还知道,以前若是有那些强大的水族立下了大功,主上便会赏赐些造化泉的泉水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云翔奇道:“是让他们用来治伤吗?”

    无支祁摇头道:“当然不是,你要知道那些强大的上古水族,虽然寿命极长,生育能力却是极差的,所以族群数量也不会太多,可他们若是喝下了造化泉的泉水,便能够立刻生育出后代,使得族群中凭空多出一股力量,你说,这可不是天大的赏赐吗?”

    什么?喝了就能繁殖出后代?难道是......旻天县的子父泉?

    等等,不对,如果这样算的话,西梁女国还有一个子母河,那个河水也是喝了就能生育后代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,似乎就是喝了子父泉水,生出来的就是男婴,喝了子母河水,生下来的就是女婴。那么,这造化泉,到底是子父泉还是子母泉呢?

    云翔顿时心中有些激动,忙问道:“无前辈,你可知道,喝下这造化泉后生出的后代,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?”

    “男性还是女性?”无支祁顿时被他这个问题问得蒙了了,一脸看傻子般的表情道:“那么多人喝过造化泉水,自然是生男生女都有了。当年相柳喝下之后,生的就是男婴,后来听说龙鲸也喝过了,生的便是女婴,这种事情,谁又能说得准?”

    ......咦?这就比较奇怪了啊,居然是生男生女都有的?和子父泉、子母河都有所不同啊。

    算了,不管了,既然有了这个方向,以后就想办法把两种泉水都弄来些研究一下,二选一的题目,总比没头苍蝇那样到处乱找强吧。

    这时,无支祁忽然又开口道:“对了,云翔,刚才那个小辈,似乎已经趁乱逃跑了,你可需要去把他追回来?”

    云翔受了他这一提醒,方才想起了此次的正事。刚才发生的事情都太过出乎预料了,让他早已忘记了凌虚子的存在,却让他趁机逃走了。若是他逃回去找熊罴大圣,只怕还会惹来不小的麻烦啊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他忙道:“无前辈,事不宜迟,我这便先去看看盘龙山那边的情况如何了,如果凌虚子回黑风山去求救,只怕会让敌人起了警惕之心,破坏了我此次的计划。不如你这便与我同去,如何?”

    无支祁沉吟了片刻,又看了看身旁仍在昏睡中的江棘,方才摇头道:“算了,我便不去了,主上如今无法醒来,我还是有些不放心。你带了那么多人手,还有主上刚刚赐下的法宝相助,若是使用得当,便是我也会吃了大亏,对付区区几个小辈,想来也是不在话下。这哈迷国之事,我就不再插手了。”

    云翔也能够理解他对江棘的担心,便也只得道:“如此也好,那我便去处理此事了,江兄便交予前辈照拂了。”

    无支祁摆摆手道:“这个你尽管放心就是,我便是死,也不会让人伤到主上一根寒毛。”

    云翔点了点头,又对着无支祁拱手告别,便离开了西城河而去。